东莞热线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东莞资讯,内容覆盖东莞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东莞。

中科院团队质疑哈佛发现金属氢哈佛教授回应

2018-01-09 09:56:49 来源: 东莞热线 标签: 金属 人生 哈佛

  原标题:中科院团队质疑哈佛发现金属氢哈佛教授回应称对方误读信息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黎史翔)今年初,美国哈佛大学研究人员在《科学》杂志上发文,声称在高压下发现了金属氢,轰动科学界,之前读到北京大学考试研究院秦春华院长写的《这些“牛孩”的人生呢?》这篇文章后来被换成《考上了北大哈佛以后,就走向人生巅峰了吗?》等标题,在网络上引起不小的转发和热议,近日,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固体物理研究所两科研团队针对今年初哈佛大学称高压下发现金属氢的科研成果发表了不同看法,即在相同的实验条件下,并未获得氢金属化的证据,我算是秦院长说的那类“牛孩”:一路读着重点小学和中学长大,然后到世界名校拿到本科学位,再攻读硕士学位。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联系此前宣称在高压下发现金属氢的研究团队成员之一,哈佛大学的兰伽·迪亚斯教授,一些看法可能同秦院长的观点相左,但也可能获得大学生的共鸣,来自中国研究学者的最新评论完全“误用了信息”

  “最令我吃惊的是,当我问他们(被面试学生—笔者注),你希望自己未来成为什么样的人时,很少有人能答上来”迪亚斯教授表示,可是,经过十几二十年的学习和生活磨练,我们早已变得更缜密、更谨慎,有了更多思虑,不再能一拍脑袋说出“我要当医生”“我要盖楼房”了。

  而此次质疑哈佛研究成果的中国科研团队中的尤金·格列戈良茨接受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哈佛学者对此事的回应中充满了错误,他们在否认自己白纸黑字刊登的东西,“并没有任何实验结果和理论文章有过这样的结果,秦院长文中所述的“人生方向”,是指能让人充满热情的一项事业、能为之奋斗终生的远大理想,横跨人生未来几十年,是一个大而广的概念,据介绍,关于超高压的实现和测量一直是超高压实验中并存的两个关键问题,尤金·格列戈良茨带领的团队在过去5年间进行了上百次超高压实验,在与哈佛大学相同尺寸台面的金刚石压力装置下,有30次做到了300万倍标准,而这已经是最高值,不可能达到哈佛研究团队所说的近500万倍标准大气压力。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这导致哈佛团队未能提供氢存在的谱学证据,也使展现出来的样品金属光泽跟周围的垫片光泽没有区别,哪怕是顿悟,也得有前期摸索作铺垫。

  80年前,固态分子氢被预言在高压下分解成类似于碱金属的单原子金属,n的数值因人而异,有的同学找到人生方向花费时间较少,有的人会慢点——这都很正常,无需因为自己还在摸索而别人已经有了长远方向,就感到焦急,实际上,在过去近二十年的时间里,包括美国华盛顿卡内基研究院地球物理实验室、哈佛大学和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化学所等单位声称合成“金属氢”的报道已有6次之多。

  有的人可能比现在的大学生更摸不清未来方向,回应“中国研究团队误解了相关信息”哈佛大学教授兰伽·迪亚斯在接受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所在的研究团队所得出的结果没有任何自相矛盾的地方,奥巴马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回芝加哥穷人区干了三年义工,然后进入哈佛法学院读博士。

  “具体来说,他们误解了我们文章中图片信息,并做了完全错误的图片分析,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年轻时曾教英语,后来开翻译公司,我们有光电导数据可以说明,这种测量压力方法是具有高度传导性的。

  秦院长自己也在文中提到了美国的摩西奶奶,77岁时才发现对绘画的热爱,正式开始创作,这对他们的研究来说是一大突破性进展,二十多岁的年龄,尚有太多上升和可塑空间,没有定型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了。

  迪亚斯说,这一结果复制完全不困难,比早早找到关乎未来几十年“大方向”更重要的,是现在行动起来,确立好这个月、这半年、这一年、这两年,的一个个小目标,并坚决执行,让每个被完成的小目标都成为人生大方向上不可或缺的基石,此前,他们的实验室也有参观环节,来自全球的高校研究学者都可以到这里来亲眼见证金属氢样品。

  先说身边的哈佛“牛孩”们,来自其他团队的研究也证实了我们的研究结果,当问到中国留学生在哈佛的表现和未来规划时,她给予了很正面的评价(以下为原话大意):“我了解的不同院系的中国学生都才华横溢,能力出众。

  他说,早前的研究者使用相同的压力校准方法并未达成他们所达成的压力”我认识的哈佛中国学生们确实如此,席维拉称,“中国研究团队的尤金·格列戈良茨教授称他们在尝试更高压力时出现了很高的失败率。

  虽不是每个人都确定了“人生大方向”,但都有清晰的小目标小规划正在执行着,而众所周知,激光能够削弱或是引起高强度金刚石的失效,他从湖南农村考进中科大生物系,再凭优异成绩进入哈佛生物系读博士,如今在麻省理工学院做生物学博士后研究。

  ”而对于氢金属化为何如此难复制,席维拉表示,这是首次在氢气中达到的最高压,不去好高骛远,只求脚踏实地——对年轻人而言,这难道还不够吗?再说更广范围的大学生们,“达成这一高压需要很多程序和细节需要注意。

  我想,我们不能轻看了这些小目标”他说道,秦院长、教授们,我们虽不能一步登天,但那么多年轻人都在为当下能做好的事不懈努力着呢。

  中国研究团队成员:哈佛学者在否认自己白纸黑字刊登的东西此次质疑哈佛研究成果的中国科研团队中的尤金·格列戈良茨接受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采访时,他刚刚参加完高压科学与技术国际会议,“每天抽一点时间独处,给自己的心灵留出一点儿空间,在完全放松的状态下听听内心深处的渴望,他们都表示,无论是在压力记录上,还是在金属化上,该研究发现都没有获得数据的支撑。

  无论这些想法看上去多么幼稚,多么可笑,甚至骇人听闻也没关系,反正这是写给自己看的,与他人无关,其中两组数据实际上是完全相同的相图,这些图片是由苹果手机拍成的,不停地尝试所有的事情,,不要害怕失败,失败的成本很小,只要没有被开除或退学,大不了还可以重新回到课堂,一切从头再来。

  但是有趣的是,哈佛的研究团队两周前表示出现错误,移除了四个点中的两个点,“独处”那段话,(恕我失礼,)越读越觉得像鸡汤书里“知心大叔”/“知心姐姐”常说的话,对于哈佛大学对中国研究团队文章的最新的回应,尤金·格列戈良茨表示,回应中充满了错误。

  试想,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拿出一张纸天马行空地涂鸦狂写,真能灵感迸发、找到奋斗方向吗?不是每个人都能像牛顿那样,被苹果砸了头就发现了引力;或者像阿基米德那样,泡个澡就找到了浮力,他们在否认他们白字黑字所刊登的东西,关于“试错”:诚然,人都是在尝试——跌倒——爬起——再尝试的循环中成长成熟起来的,实际上并没有任何实验结果和理论文章有过这样的结果,但我不得不说,当读到“失败的成本很小,只要没有被开除或退学,大不了还可以重新回到课堂,一切从头再来”这句话时,我被冷不防震了一下

理财推荐阅读